中國飼料工業信息網logo

攥緊中國“種子”,坐擁世界豬遺傳資源三分之一的中國豬業如何才能端穩這碗“飯”?

來源:    作者:    時間: 2022-04-19
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海南省三亞市考察調研時強調,種子是我國糧食安全的關鍵。只有用自己的手攥緊中國種子,才能端穩中國飯碗,才能實現糧食安全。種源要做到自主可控,種業科技就要自立自強。這是一件具有戰略意義的大事。
現代農業,種業是基礎。眾所周知,我國種業起步晚,用了20年時間走過發達國家上百年的歷程,在有些品種、有些領域和有些環節,跟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差距較大。其中,結構性失衡問題是我種業發展的主要癥結之一:農作物育種相對領先,畜牧業育種落后于世界先進水平。
以生豬為例,據國家生豬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陳瑤生介紹,我國年均進口種豬不到1萬頭,占核心育種群更新比例不足10%。事實上,發達國家間都在進行品種交流。自上世紀80年代引進瘦肉型種豬以來,我國已成功實施了本土化選育,保障了近90%的生豬種源供給。但是,規范的系統選育比國外晚了近50年,飼料轉化率與發達國家有10%至30%的差距。毋庸置疑,作為世界上生豬生產與豬肉消費第一大國,我國的生豬育種水平與此是不匹配的。如果發生極端情況、被限制進口,就會影響我國豬業的發展效率和“菜籃子”的穩定。


“引種—退化—引種”的怪圈該跳出了
2021年4月,農業農村部發布《全國畜禽遺傳改良計劃(2021—2035年)》,作為國家層面啟動的第二輪畜禽遺傳改良計劃,提出了立足“十四五”、面向2035年推進畜禽種業高質量發展的主攻方向,這是確保種源自主可控、打好種業翻身仗的一個重要行動。根據統計,我國現存地方豬品種83個,約占世界豬遺傳資源的三分之一。我國地方豬種的優點是:肉質味道好、抗病能力強、低投入有產出,但存在肥膘多、瘦肉率低、生長速度慢的缺點。如榮昌豬的生長周期為240天,而國外品種只需要160天就能出欄;丹麥、法國的長白、大白豬種一胎產子率能達到14個以上,而榮昌豬目前平均產仔數僅約11個。而現代化的生豬養殖產業對豬的要求是:生得多、死得少、長得快、吃得少、產肉多、肉質好、賣價好。這就決定了在優質優價未能完全體現出來時,本土豬種的養殖效益自然低于引入品種。由于育種工作實際上是根據產業需求不斷進行遺傳改良、持續提升種豬性能的過程,也就影響了國內生豬育種的發展。進而導致優質地方豬種保護開發力度不夠、高性能品種豬依靠進口,重引進、輕選育,使生豬產業陷入“引種—退化—引種”的怪圈。
浙江大學動物科學學院教授潘玉春表示,在生豬種業,企業從國外引進純種并不是難事,難在如何做到本土化改良,解決引種后再退化的問題。保留原來基因的優質性甚至性能表現更好是關鍵。顯而易見,加快國外豬種本地化、優質地方豬種產業化,可以說是當下育種工作的重中之重。從現代育種方向來說,就是要提升地方豬的繁殖力和產肉能力的育種新技術,讓地方豬更能適應現代工廠化養殖的生產方式。目前,我國畜禽核心種源自給率雖已超75%,但與發達國家仍存在差距。按照《全國畜禽遺傳改良計劃(2021—2035年)》,到2035年,我國要建成完善的商業化育種體系,自主創新能力大幅提升,核心種源自給率保持在95%以上;以地方豬遺傳資源為素材培育的特色品種能充分滿足多元化市場消費需求;形成華系種豬品牌,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種豬企業3—5個。

推進本地豬種產業化是持久戰
重慶市畜牧科學院研究員王金勇認為,國內生豬育種技術和國外是沒有差距的,關鍵是如何激發生豬企業在育種上的主動性。他表示,選育新品種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殘酷的是,時間的積累、大量數據的記錄,也并不意味著一定會成功。就算培育出了新的品種,最終還需要接受市場的選擇。比如培育一個品種,料肉比(增重一公斤所消耗的飼料量)與國外只相差0.2或0.3,看起來差距不大,但是對于要面向市場大規模推廣的品種來說,就是一個鴻溝。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重慶市畜牧科學院就以榮昌豬為基本育種素材,采取雜交與選擇相結合,導入適當比例的丹系長白豬血液,育成了國內第一個低外血含量(25%)的瘦肉型豬專門化母系——新榮昌豬I系。與原種榮昌豬相比,新榮昌豬I系豬的胴體瘦肉率提高了6.3%;飼料轉化率提高了19.3%;20—90公斤體重階段日增重提高了33.5%;膘厚降低了21.7%。2000年,榮昌豬配套系(渝榮Ⅰ號)在保持豬肉品質不變的情況下,瘦肉比達到63%,日增重800克,料肉比為2.6—2.7,每次繁殖12.5頭以上。這為榮昌豬產業化打下了基礎,通過推廣,已建立優質肉豬示范基地49個、輻射基地67個,促進了重慶及周邊地區生豬養殖業的快速發展。據了解,除了榮昌豬、太湖豬、寧鄉豬等開發得比較好的本土品種外,還有不少規?;a的本土豬種,如湖南的湘村黑豬、廣東的1號土豬、吉林的吉神黑豬,這些豬種都是在地方品種上培育出的新品種。為了保護本地資源,重慶市畜牧科學院在2006年建立了冷凍保存庫,對精液、卵母細胞、胚胎進行了冷凍保存,避免了在非洲豬瘟等疫病的沖擊下,造成本地品種的滅絕。目前,該院正在推進西部品種保存庫的建設,更好地保護西部地區的本地豬種。


企業要做生豬育種的主力軍
種業是資本密集型產業,也是技術密集型產業。高科技、高利潤和高風險、長周期是種業的AB面。近年來,我國種企研發投入加大、兼并重組加快,行業競爭力明顯提升。但與國際巨頭比仍有明顯差距。業內專家表示,在發展思路上既要培育大而強的領軍企業,也要支持專而精的特色企業。要采取差別化扶持政策,提升企業差異化競爭力,著力打造三類企業。一是航母型領軍企業,最具資本、技術、人才優勢,引領種業發展。二是特色優勢企業,在經濟園藝作物、畜禽地方品種等細分領域發揮作用,屬“隱形冠軍”。三是專業化平臺企業,在產業鏈重點環節提供專業化技術或服務。自1999年開始,牧原集團就開始布局種豬育種的“種子計劃”,堅持自主育種和價值育種,把國內好的種豬基因留下來,把國外好的種豬基因引進來,致力于做在中國環境下更適合發展的種豬品種。牧原集團現擁有專業育種人員1700余人,已成立11個專業種豬育種公司,以及規模居前列的核心種豬群。為不斷優化“豬芯片”。牧原集團還建立了豬肉質量控制實驗室,通過加入全國“豬基因組選擇育種平臺”,借助高校及研究所的技術力量,進行育種方面的研究。據了解,牧原建立了輪回二元育種體系,采用種豬性能測定、性能選育、選配等技術手段,持續選育優秀基因,提高種豬繁殖性能、生長性能,形成了遺傳性能穩定、適應性強、綜合效益好的種豬,不僅改善豬肉品質,更為消費者提供了瘦肉率高、五花夾層好、口感香嫩的豬肉,同時提高了養豬生產效率和經濟效益。當前,牧原已擺脫了對進口種豬的依賴。正邦科技也一直高度重視生豬育種研發工作,通過引進高端人才、加大科研投入、引進國外優質種豬、加強與科研院校機構合作等多種渠道并舉,育種研發工作取得了重大突破,種豬性能已經接近歐美先進水平,有望徹底解決生豬種源卡脖子問題,實現優質種源自給自足。一是成功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種豬品系——正邦Ⅰ系杜洛克種豬,產仔數、健仔數節節攀升。二是建立了7個高性能原種場,引進種豬利用率90%以上,配套系種豬已經形成了自己優勢。三是產仔數頻頻突破極限,其中正邦江西臨川GGP核心育種場1頭耳號為2004694的約克夏超級豬母豬總產仔31頭,其中健仔(體重≥0.8kg)27頭,個體均重1.1kg,窩重達29.6kg,創造公司單胎產仔數量之最。毋庸諱言,在農業品種極大豐富的當下,任何國家也不可能做到所有品種完全自給,而且適當引進國外品種,也有利于豐富我國種質資源,走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路子。但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疊加世紀疫情和地緣沖突,國際形勢充滿不確定性。全球種業正迎來新一輪科技革命,國際種業巨頭競爭形勢更趨復雜。生豬產業是我國畜牧乃至農業的支柱產業,豬肉在我國百姓“菜籃子”中占有重要地位,屬于關鍵品種,所以必須在生豬育種這一核心領域牢牢把住主動權,早日實現種業自立自強、種源自主可控。同時也要清醒認識到,打好豬業育種翻身仗,是一項長期任務、系統工程。需要種業人的不懈奮斗,也需要全體豬業人的共同支持。文章轉載自: 網易新聞 
 上一篇 | 養豬有五怕,你最怕什么?
 下一篇 | 暫無
 
日本中文字幕亚洲乱码